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道德边缘线】第3章转变下

【道德边缘线】第3章转变下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道德边缘线


2015/08/31 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5486


             第三章:转变(下)

    经过一整夜的憩息,暖阳悄悄从云边露出了头,淡淡的晨曦辉落于寂静的街道上,似乎在向这诺大的城市宣告新的一天已经来临。而随着阳光从窗外洒入,悦耳的鸟啼如乐曲般欢快鸣唱,王建才颇有艰难的翻开了眼皮。他试着从沙发上坐起,却感到脑中传来一阵撕裂般的晕眩。令他不得不再次躺在了下去,直到脑中的眩晕感舒展过去才又坐了起来。他下意识拨开盖在身上的毛毯后,十分诧异的发现自己竟然全身不着一物,如雕塑般的健壮身躯赤条条的暴露在空气中。
  他被自己的状况吓了大跳,第一反应便朝沙发旁看去,却已不见了昨晚身上穿的西服西裤。心想莫非喝醉后被人脱光了抢劫?猛朝四周四周望去后,却发现周围摆设分明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家中客厅。他揉了揉头部,当看到墙上的挂钟已指向了八点,整个人登时清醒过来,这不一会还要上班呢,便一把钻入了浴室里清洗身体。

  随着暖暖的水流落在身上,王建脑中回忆起更多的事情。他想起在酒店同领导喝了不少酒,如今嘴中那浓烈的酒味似乎尚留其中,不由暗骂了几句昨夜灌他酒喝的单位领导。可细细一想,似乎只记得喝完酒后,迷迷糊糊的回到家门前用钥匙开门进屋,之后便是挠破脑袋也记不起了。

  王建感到昨晚似乎还做了个梦,梦中他被一个女人搀扶躺下,而身上的衣服与裤子也是女人帮他脱下的。除此之外,女人似乎还用一张柔软并类似毛巾的东西擦他的身体。奇怪的是梦境中的场景非常模糊,尤其女人在梦中的打扮与样貌他完全想不起来。而女人在触碰他身体时带来的接触感却异常清晰,甚至她柔滑的纤纤玉指触碰在肌肉上,以及软软的毛巾擦在身体上的舒适感都非常真实清晰,恍如美丽可人的温柔乡般真实温馨。同时他在女人身上感受到一种异常熟悉的温柔感。这让他不由想起了杨淑慧,因为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母亲才能带给他这样熟悉的温柔。

  洗好身子后,王建走出了浴室,来到客厅便见到杨淑慧坐在餐桌前,似乎正等待着他一起早膳。他想起母亲每天都会在他出门前准备好早点,眼前这满满一桌的早餐想来是他在浴室时做好的。登时一阵幸福与甜蜜的填满了他心中:这个温柔美丽的女人既是一名称职的母亲,却又像一名贤惠体贴的妻子。这个世界上估计只有这个女人,不,一定是她,即使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她也会一如既往的待他这般好。他感到心中一酸一暖,便走近了杨淑慧在她美绝人寰的俏脸上亲了一下,柔声说道:「妈,我昨晚是不是喝了很多?」

  杨淑慧没想到王建突然而来的亲昵动作,被惊了一跳几乎座位上摔下来。好半天回过神后,心中细细品了会王建的问题,才反应过来王建似乎已察觉她昨晚脱衣擦身的举动,此时正拐弯抹角的向她询问呢。霎时间她脸上仿佛烧着一般发热,不知该如何回应王建的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红着脸低头不语。王建看着她埋着脸的可爱模样,仿佛更确定了昨夜梦中的真实性。他半膝跪在了杨淑慧的身前,柔声说道:「妈,谢谢你这么多年都待我好,我一定会好好工作,挣更多的钱给我们更好的生活。」

  其实杨淑慧昨夜几乎一直都没睡好,心中总掂念帮王建擦身的举动是否被对方察觉,如果被察觉了又会造成怎样的尴尬,因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始终闭不上眼,直到眼皮睁不开才沉沉睡去。如今王建虽是坦然说了出来,可心中难免存着几分尴尬,本来就没想好如何回应对方,又看他突然跪在自己面前说出一番体贴的话语,一时间尴尬、甜蜜、温馨的感觉并存着溢满心中,直感觉一颗小心脏「噗噗」直跳。

  她赶紧镇定了一番心神,暗笑自己四五十岁的老女人了,活了这把年纪什么男人没见过呢,却被眼前这二十来岁的儿子弄得心中七上八下地跳个不停。她不知应当开口说些什么,便将手伸向了王建脸上,用手掌心轻轻抚摸着张清秀俊朗的脸庞。而王建始终面带浅浅的微笑看着她,久久才不舍的站起身子。

  母子俩共用早餐后,杨淑慧如往日般将王建送出了家门口。凝视着孩子离去的背影时,她怔怔的有些出神,好半天才回到卧室里躺在床上,睁起美丽的大眼睛望着天花板。

  在这安静的卧室里,她耳中回荡起王建早晨时的甜蜜话语,她为王建成熟的转变感到心安甜蜜,心想自己往后也许再也不用为这冤家般的儿子操心了。过往如何,都已不再重要,自己如今应当做的,便是安心过好与王建一起的生活。
  而随着王建的话语徘徊在耳中,她的脑海里开始不知觉地浮现起却是昨晚沙发上赤裸的健壮身躯。她感到胸口里的心脏一阵噗通噗通跳动,仿佛此刻能听清自己的心跳频率。就连呼吸也不知何时变得微微粗乱。有些异样的感觉令她微微不适,燥热的感觉从着头部延伸到脚底板上。她自嘲一定是太久没做那事,昨晚看了王建的身体才会产生古怪的感觉。

  「一定是太久没做那事,才这样了,再加上建儿昨天诱惑我……可明明是我帮建儿脱掉衣服擦身体的,怎么还说他是诱惑我呢?切,不管了,建儿他就是诱惑我了,谁叫他身材那么好,而且他还偷拍过我的照片……」

  她暗暗安慰着自己,却不知怎么想到「诱惑」这个词,不由偷偷笑了一下。此时她脑海中的思绪闪出过往的种种,像拥有回放功能投影机般,逐渐想起了多年前与两名「内衣贼」周旋的情景,登时感到可气又好笑:自己动用了一百分劲去戒备的猥琐内衣贼,竟是两名未成年屁大的小子。许久以来,她一直为王建和刘彬的事情耿耿于怀,想起时总会感到些许气愤。而如今躺在床上回忆着那些往事,她心中那一层深深的介怀似乎隐隐消失了,随之浮现的是一阵她从未体会过的异样感。

  「建儿偷拍我的照片,当时感觉真的很丢人呢,虽然现在已经不觉得生气了,啊……还有刘彬那坏小子,要说坏的话,一定是他,居然公然那样对我,连他母亲也会一起。嗯……还把手伸到了我那里,啊……他们当时就是这么摸我的,刘彬他当时好像还扯掉了我的胸罩呢,我居然没打他」

  杨淑慧回忆起在刘彬家中,被他母子一人一手「侵犯」的场景。渐渐地,她闭起了一双隐约含情的明眸,不知不觉中,一只白皙的玉手已悄然摸向起床时穿戴在胸前的乳罩,使着力一把将它扯掉了。登时胸前一对如白色大桃子般的乳房直晃晃硼了出来。她微红着脸,睁开春情渐露的双眼,看着胸前一对浑圆的饱满,将玉指伸到了白皙的乳肉上,只见她纤长的手指顺着乳房上一条条浅色的青筋游移着,摸到了乳头后便轻轻将其捏着往外拉扯。

  「哦……坏小子当时好像就是这么捏着的,他妈妈的手却放到下边了」
  她的乳头本就生得又大又鼓,远远看去如同棕色的大豆子般,随着指尖稍稍上力捏扯几下,受到刺激的一颗大乳头瞬间便充血鼓涨起来。当玉指一捏一扯的的动作着,乳头与大脑接连的神经开始传递出一种既微感疼痛却十分奇妙的酥麻,令杨淑慧的整个乳房甚至浑身上下都变得软乎乎的。她鼻中的气息逐渐变得急促,小嘴也喃喃低吟开来,身体的越发燥热令她不觉中将手伸向了双腿间的内裤里中。
  她学着当时被刘彬母子侵犯的动作,两只柔荑般的玉手同时摸向了胸前硕大的乳房和下身小巧的阴蒂上,在两处极为敏感的地带缓慢而轻柔地爱抚着。兴许太久未经人事的原因,不消一会她的意识已然迷糊,只感觉身体通过手指的爱抚,敏感处传来的快感变得如潮水般剧烈,双腿间一颗小小的阴蒂也同乳头般充血膨胀,始终在传递一种令她异常难耐的酥痒感受。

  杨淑慧仿佛听到一个类似本能的声音再告诉自己,如果继续这番挑逗下去,那布满身体的快感将会越发强烈,并将她带入强烈的顶峰。她顺着自己心声的指引,用修长的手指更为快速的拨揉起身上的敏感处。果然过了半分钟后,她感到身体爆发出一阵既熟悉却又许久未经尝试的顶峰。她忍不住张开了那张如小巧樱桃般迷人的嘴唇,发出一阵阵令人骨酥肉麻的喘叫声她征着同时一双丰腴的长腿乱蹬着,也顾不得将床上的被单弄乱。直到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迎来了一次久未尝试的高潮。

  「好想再来一次,甚至更多的……突然觉得像几天没吃饭饿坏肚子的孩子呢,哎,何止几天呢。虽然没有男人在身边,今天就好好慰劳一下自己……」

  杨淑慧此时的欲望如汪洋般充盈澎湃,在经历了一次高潮后也丝毫未减。她心知并未从方才的快乐中得到十分满足。而此时如果有男人向她求欢,可能真的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并开始幻想起求欢者的身材相貌。仿佛一个描绘人体的过程般,她的脑海中开始浮现起一名高大健硕的男人身影。她看到男人肩膀宽阔,周身肌肉结实匀称,每一块肌肉皆呈现出非常立体的线条。而且男人的手臂、臀部、大腿甚至周身各处的尺寸大小皆是最完美的比例。于是她心想这一定是一个令她随时疯狂着迷的男人,甚至只需轻抚他身躯上的任意之处,浑身便会无力酥软。
  脑中仔细构建着完美男人的躯体,下身的蜜穴也渐渐湿润,然而「确定」了完美男人的身躯后,可脸中容貌却迟迟未能确定。尽管俊朗秀气的书生、成熟稳重的男人、坚毅英俊的男子脸庞不断变化漂浮在心,却始终找寻不到一个能令她满意至极的绝世容颜。

  「究竟这世界上长得最好看的男人是谁,又会长成怎样的呢,真的好难想出来呢。会不会是和建儿生活在一起太久,一番心思全在他身上,竟不再注意其它男人了。对了……建儿……杨淑慧你真傻,你的建儿,不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孩吗,怪不得怎么也想不到最完美的男人。嘻嘻,就把和一个他相似的脸安排到身体上好了……如果他现在向我求爱,不知道我能不能……哦……不管了」
  杨淑慧的玉指再次伸向身上敏感带摸索的同时,一名与王建的身形样貌颇似的男性形象也随之出现在她脑海里。那名男子似乎被确定了身份般,样貌与身躯同时固定下来,并开始在杨淑慧身上爱抚求欢。而杨淑慧对他的求欢方式甚感满意,因为男子总能用杨淑慧最喜爱的动作与展开挑逗爱抚。

  杨淑慧闭着双眼,脑中沉浸在男人无可挑剔的爱抚动作中。脑中意乱情迷的她,迫切的希望对方压在自己身上索取。果然在恍恍惚惚间,她「看」到男人压在了她的身上,而面对着那张充满爱意的俊脸时她却惊讶的发现,对方的容貌不知何时已变幻成了王建的样子,甚至连身体上的每一处细节也变得一模一样。
  她不由地感到惊慌,心想自己只是想构建一个与王建相似的男子,怎会真变成了他呢?她有些希望能停止手中爱抚的动作,可偏偏又舍不得一阵阵抑制不住的快感,随着情欲的节节攀升,她开始在心里安慰自己:「想就想吧,再说建儿不也拍过我的照片,那时还看到他床上的精液,说不定也是想着我弄的……嗯……我只是今天想想,又不是真的会发生什么……而且我绝对不会和他发生那种事的」

  都说人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因为当你想着某件事的同时,十有八九会想起与那件事相关的事情。而杨淑慧试着安慰自己的同时,逐渐开始忆起之前令她羞愤的往事。随着胡思乱想,脑海中浮现出不知是否真实发生过的场景:杨淑慧看到一身学生打扮的王建站在她的卧室里,此时他的身后还背着一个书包,且面色中似乎有一种心虚而导致的特有紧张,一双机灵的大眼正四处张望着。似乎确定了一番周边「安全」后,轻轻用手拉开了面前衣柜的柜门。

  「啊……啊……你当时就是那样做的对吗,建儿……会不会刘彬那坏小子也一起了,不然怎么会沾了那么多的……我……啊……不……不行了」

  杨淑慧看到王建从衣柜中取出了她的内衣裤。接着他眯了起双眼,神色中的慌张似乎被某种情感代替。他的身体甚至在微微颤抖,连鼻口中呼吸也变得粗重异常。他闭起了双眼,起手将取出的内裤凑向了清秀的小脸蛋前,鼻子一下下地粗粗吸气,仿佛贪婪地誓将上边属于杨淑慧的味道尽数吸进鼻中。当吸嗅了一阵后,他将内裤贴到了脸上边,伸出软软的舌头朝内裤一圈圈的舔舐,舔完了正面后似乎又不过瘾,便将其翻了过来继续舔,犹如一只热爱蜂蜜的黑熊一般。而王建的另一只手,似乎已迫不及待一般,拉下了裤子后一把便将杨淑慧的胸罩包裹住了身下的阴茎,一上一下的使劲套弄着,而杨淑慧的胸罩虽然很尺寸颇大,却也被他那根如钢炮般坚硬的大阳具撑满呈涨。

  「嗯……嗯……如果建儿知道我这么想他,他会怎么看我呀……啊,会觉得我是个淫荡的母亲……会不会冲上来…啊……啊」

  接着杨淑慧看见那个一直被她视为小恶魔的刘彬走了过来,当王建看到他后,脸中没有一丝尴尬,只是很自然地从衣柜取出一套内衣裤递向他。她还看到刘彬的嘴角扬了起来,用那副玩世不恭的招牌式笑容同王建报以谢意。他接过王建递来的内衣裤后,便同王建一般裹住了身下的阳具迅速套弄。

  「出……出……来了……啊……三个人一起吧……忍不住了」

  杨淑慧看到两个孩子用她的内衣裤在套弄了一会,一股浓白的液体同时从两人的龟头喷薄而出。接着她死死咬着嘴唇,身体中的快感紧随着脑海中孩子们的射出的精液,再一次登上了高潮。她惊讶的发现,这一次除了高潮到来的时间缩短了一些,快感甚至也比上一次来得更加淋漓尽致。虽然接连两次的高潮,可身体中的兴奋感依旧丝毫未减。她不由地暗骂自己怎会这般淫荡,手却继续摸在了身上。她甚至安慰自己,不需要去为心中所想产生罪恶感,今天就当一次纵情狂欢吧,喜欢什么就想什么好了。

  「想开」了的杨淑慧,心里升起一阵淫荡不堪的冲动,她看到周身赤裸的自己来到了王建与刘彬身边,丰硕的身体却曲线显得优雅完美,似乎根本不应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女人。而两孩子却似变了个人般,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惶恐紧张。她看到两人面带微笑,似乎在细细打量着她的身体每一处,接着两人二话不说,一人一手朝着她的乳房使力便抓,完全不去顾及她是否疼痛,接着他们一人一嘴,「滋滋」地咬住了她的两只乳头吮吸。直到一对软绵绵的大乳球被揉抓得剧烈变形,两颗坚挺的乳头感到膨胀吃痛,他们才满意的放手松口。

  「嗯……妈妈给建儿吃……啊……也给小坏蛋吃」

  接着她被丢在了床上,看到两名男孩也爬了上来,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她感到自己在孩子们的注视下几乎喘不上气来。接着两孩子对她下达了种种命令,例如让她转身趴跪翘高屁股,躺在床上把下身让两人检查欣赏,或是主动在二人面前自慰手淫,虽说这些命令皆羞耻不堪,可她却都照做了。她还听到孩子们用类似「大奶子老女人」,「骚逼妈妈」「母狗阿姨」「是不是想着自己是婊子妈妈就兴奋」之类粗俗下流的话语骂着自己。尽管平时对粗话感到特别反感,只需听到一句便会觉得说话的人特别没有教养,如今却在孩子们的粗话中感到一阵令人浑身酥软,并近乎疯狂的魔性。

  「两个坏孩子……今天就尽情地玩我骂我吧,只……只要不进去就好了……又……又要到了吗……」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杨淑慧身上的情欲快感如惊天海浪般汹涌,她的第五次高潮轰然奔来,令身体不住的剧烈颤抖,她大口喘叫呼气,原本光滑白嫩的脸蛋与脖颈布满了一层迷人的红晕。她周身被香汗打湿,头上柔软的发丝垂落下来贴在了令人心醉的俏脸上。她软软地趴了下去,身体已然使不上力,脸死死埋入枕头里,下体也变得麻麻的,丝毫不想再去触碰身上的敏感带。她气喘吁吁的趴了好一会,才想起床单上沾到了自慰时流出的爱液后,便撑起身子想去换洗床单,登时被床单上一大圈圆圆的水渍弄得心惊肉跳。

  「居……居然流了这么多,不不行,得赶紧洗掉,万一给建儿看到可丢脸死了」

  床单上的圆形水渍犹如被水笔画上般清晰,散发着略带尿味的骚气,令闻到的杨淑慧俏脸立刻羞红大半。她如今已然清醒,不由得暗恼自己方才的举动。她心觉单纯的自慰并没什么,毕竟自己多年未经男女之事,身体有些需要也很正常。可偏偏却是在自慰时想着儿子,而且那些曾经让她气愤伤神的过往,方才竟变成可强烈快感的导火索,若是给王建或刘彬知晓了她刚才的想法,自己还不得钻进地洞闷死了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皇者邪帝 金币  108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皇者邪帝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皇者邪帝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上一篇:【千千的梦】下一篇:【别州一中毕业大典】